当现代舞遇见古老宗祠一次穿越时空的艺术碰撞 - 武汉热线

当现代舞遇见古老宗祠一次穿越时空的艺术碰撞

2018-4-2 16:00:06 新闻来源:中国消费网

青年舞者身着古代服饰,用现代舞来表现整个故事

在油纸伞下,舞者完美再现一段传统的爱情故事

剧中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

整个舞蹈剧的串场都有装扮整齐的哭嫁歌传人表演

    文/羊城晚报记者 文聪;通讯员 叶惠涛

    图/羊城晚报记者 王俊伟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当现代舞舞者撑着油纸伞,在古老美丽的钟氏宗祠里翩翩起舞,一场穿越时空的感官盛宴就此呈现在东莞市民眼前。上周六,大朗“朗艺讲堂”2018年第二期《莲水缘》即兴式舞蹈剧如期上演,三名青年舞者身着轻盈飘逸的古代服饰,伴随时而刚劲有力、时而温柔舒缓的音乐,用现代舞为观众讲述了一个传统的爱情故事。

    “以往不少人误以为舞蹈艺术只存在于高雅殿堂,而此次把古老宗祠当做舞台,就可以让大家明白,其实舞蹈并非高不可攀,只要大家愿意,其实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随性起舞。”市文化馆副馆长刘影坦言,只有让艺术零距离地跟观众接触,文艺作品才会更加接地气。

    起舞

    人在景中舞 舞在景中飞

    “唔种(中)白米种(中)红米!”本月10日下午,伴随着粤剧演员娓娓唱来,盈盈舞者心随形动。人在景中舞,舞在景中飞,裙袂飞扬之间,一个在大朗镇蔡边村钟氏流传至今的动人故事徐徐展开。古典与现代相融的舞蹈中,巧妙穿插了极具大朗传统特色的麒麟、醒狮、粤剧,与古色古香的福德堂宗祠浑然天成,营造了犹如“芳姿绰约、在水一方”的意境。

演员在祠堂中起舞,和观众零距离接触

    与常规演出不同,《莲水缘》并没有编排固定的舞蹈动作,也没有刻意的舞台布景,而是按照一条故事线进行即兴演绎。婉转乐声中,三位青年舞者相继入场,他们时而登上阁楼远眺,时而下至院落随心而舞,甚至走进观众当中自由起舞,每一秒都是未知的变化,每一刻都是情景交融,用无声的舞蹈语言,向观众传递那久远岁月深处的情感,历久弥新、感动依旧。

    据主创方介绍,《莲水缘》起名与钟氏祠堂的门联“莲峰绣挹,颍水源来”有关,取其中两个字“莲”与“水”。莲与水本来相生相依,水是莲之源,莲依水而生,相互之间传承延绵,是谓缘。而舞蹈题材灵感则来自《大朗姓氏探秘》一书中的《唔种(中)白米种(中)红米》典故,“当年钟渤娶了石碣袁姓女,二十一岁以儒士应试,其连襟亦以诸生应试。岳父看不起寒酸的钟渤,只赠予红粟当资助,而连襟则厚赠路费和白米,结果钟渤中举,连襟落选,捷报传来,袁氏高兴得跳起来:‘唔种(中)白米种(中)红米!’从此岳父不敢小看钟渤,索性让他在自己家中居住,让他安心学习,直到成名。在现存的《东莞诗录》中,记录了钟渤的十二首诗。”

    舞者

    无意阅典故 合编《莲水缘》

    吴沙是《莲水缘》的总编导,这场即兴式舞蹈剧源于一次无意间的阅读。她告诉记者说,自己去年从北京舞蹈学院毕业后来到大朗文广中心工作,有一天在《大朗姓氏探秘》中看到《唔种(中)白米种(中)红米》的典故后,就特意去到钟氏祠堂实地观看。“我不仅被美轮美奂的环境所吸引,而且还感受到了代代传承的姓氏宗祠文化,让我在这里有了一展舞姿的渴望。前期构思大概两、三个月,我的想法得到了栗斌、李程乐以及著名导演、舞蹈家刘元鑫支持,于是大家合力编导了《莲水缘》。”

    “即兴舞蹈不仅仅是简单的随心而舞,而是有目标性的交流,有表达主旨的即兴表演。这样的表演极其考验舞者的综合素养,对待时间、空间、地位、情感、肢体的配合与最合适的诠释,难度是相当之大的。”李程乐坦言,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根据不同的环境,通过富有审美价值的、动态的人体来抒情,并借助故事表达人物的情感,正是艺术的共通之处。相对而言,即兴舞蹈更能释放舞者的情感,也让观众有更强的代入感。

    对于栗斌来说,此次表演的难点之一就是沟通,“我们凌晨四点多才到东莞,双人舞根本没有时间合拍,只有一天的时间去沟通与磨合,而且和当地的粤剧演员、麒麟舞演员沟通起来也不是特别容易,因为他们多数都讲白话。”

    宗祠

    筹资百余万 重修旧祠堂

    宗祠以一种血缘文化的特殊形式,记录了宗族的文明与历史,也吸引了文化艺术工作者去探索背后的魅力与风韵。通过此次演出,古老的钟氏宗祠走入了更多东莞市民的视野。

    记者走进蔡边村,城市的喧嚣仿佛被隔绝于外,开阔明朗,树影婆娑,宁静祥和。钟氏宗祠位于蔡边西坊,坐东北,向西南,是村里最具特色的古建筑,青砖碧瓦,飞檐反宇,雕栏石柱,古老而恢弘。正门的牌匾上刻着苍劲有力的四个字“钟氏宗祠”,显得庄严静穆。几位村民围坐于宗祠门口闲聊,宗祠正门旁挂着“莲峰绣(秀)挹,颍水源来”的对联。

    一位老伯说,从这两副对联中就能看出蔡边钟氏的来源,“颍水”指的是颍川,对联说的就是蔡边钟氏最先来源于河南颍川;而“莲峰”即如今大岭山与长安交界处的莲花山,也是传统意义上东莞的最高山峰,蔡边钟氏祠堂正对着莲峰,此处代指钟氏落籍东莞。

    跨过宗祠门槛,祠堂内三进三开间四廊的布局呈现在眼前,两廊延绵着一幅幅的古壁画,横栏上雕刻精美细致,碧瓦上装饰着栩栩如生的“公仔”,六扇屏风放置在二进中间,上面挂的便是钟氏宗祠的堂号“垂裕堂”。听老伯解释,“垂”就是“永远”的意思,“裕”就是“富裕”,“垂裕堂”就是寓意蔡边钟氏人丁兴旺、富裕绵长,寄托着蔡边钟氏的美好愿望。

    “我们钟氏宗祠已有354年历史,现在的祠堂完损无缺,这是三次重修的结果。”老伯说,“最近的一次是2005年竣工,当时全村筹集了一百多万资金,使得宗祠古韵重现,恢复了昔日的富丽堂皇。”




  声明: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编辑QQ:2383424132 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Copyright © 2000-2013 武汉热线 http://www.wuhanr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