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置论文造假比发明创造还难吗

2021-04-01 10:00:14 信息来源:网络
  果然,"大多数问题论文来自中国,尤其是医院机构。"自然"杂志发现,自2020年初以来,中国医院又撤回了197篇论文。所谓的"有",事实上,可以长期称为"那里",说"有"也不算太过分。它指的是该报被反复曝光的欺诈丑闻。近年来,论文造假似乎已成为学术界的一种顽疾。更可怕的是,一些参与或涉嫌参与文件诈骗的人,在丑闻曝光、毫发无损、甚至名扬四海后,可以逃出"葫芦案"中的"葫芦案",更上一层楼。这些案例的论证效果可能是论文被篡改和有效的重要原因之一。
  问题是,如此多的论文已多次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而中国的类似期刊则是"安静"的。人们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担心这种对比。造假者要在国际上造假,不仅要靠勇气,还要靠成本效益:一旦得到,名利甚至会"收"、"收";即使失败了,也会动摇自己,其他人也会帮着擦土,然后他们还会光芒四射。这样的处理方法和处理方法,使一些人无畏、变本加厉、污染破坏了学术氛围。
  事实上,对错观念的丧失,甚至是对错颠倒的结果,都是由于处理不当、处理不当,甚至掩盖了造假的结果。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与错的失落和逆转是价值观念和价值判断的必然结果,其后果远远大于虚假案件的后果。换句话说,正是因为对与错的观点有问题,才有更多的后来者效仿。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这篇论文的谬误没有减弱,更不用说消失了。如果过去几年揭露的论文欺诈行为可以用不熟悉国际期刊的论文的一般规则来解释的话,那么以后又有更多的造纸术是没有正当理由的,伪造者是完全知情的。
上一篇:教育部回应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热点问题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武汉热线-今日武汉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